1. <span id="oigvf"><output id="oigvf"><b id="oigvf"></b></output></span>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del id="oigvf"></del></li></optgroup>
  2. <cite id="oigvf"><li id="oigvf"></li></cite>
  3.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source id="oigvf"></source></li></optgroup>
  4. <acronym id="oigvf"></acronym>

    <span id="oigvf"><blockquote id="oigvf"></blockquote></span>

    紅軍在坑頭村的故事

    【信息來源:【信息時間:2014-10-28 閱讀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打土豪 1930年2月,黨中央開辟贛西南革命根據地。這個根據地縱橫400里,曾山任贛西南蘇維埃政府主席。與樂安、崇仁交界的豐城坪蔭在其中。

    10月,紅三軍團第五師的一支隊伍,從樂安出發,背著干糧,白天隱蔽在羅山山洞、草叢、密林中,晚上到溪水邊舀水喝著干糧吃。

    整整走了三天三夜,紅軍來到了坪蔭坑頭曾家灣旁邊。他們兵分多路,趕在天還沒有亮、山霧彌漫,人們還在睡夢中,從各個方向沖進村里,直奔事重名偵察好的地主曾雪虎、富農曾貴八家里。

    睡得迷迷糊糊的曾雪虎看到直指腦袋的槍,嚇得全身發抖:“你們是……是什么人?半夜三更來搶東西?”

    紅軍戰士威嚴地說:“我們是朱毛部隊,革命紅軍。曾雪虎,老老實實聽從吩咐,小心你的狗命!”

    曾雪虎說:“我聽,我聽,吩咐,吩咐……”

    “把你家的金銀鈔票拿出來,把糧倉打開,把多余的衣物、用具拿出來。天亮了,我們把東西分給窮人。”

    “遵命,遵命。”曾雪虎把老婆、孩子都叫醒,把整箱整箱的東西搬到廳堂里。紅軍把這些東西分門別類放在桌上、凳上、地上,……

    天亮了,太陽出來了,紅軍乘勢在高坡上敲響了鑼,通知全村人起床后到祠堂里開會。

    這是一座古老的青磚藍瓦、石柱木梁的建筑,占地面積300余平方米。

    紅軍進村的消息像長了翅膀飛進各家各戶。早就聽說紅軍是窮人救星的坪蔭人,男女老少,都趕到祠堂開會。

    和藹可親的紅軍戰士,站在門口迎接群眾,對大家說:“鄉親們,我們紅軍是勞苦大眾的部隊,是為工農打天下的。各位父老兄弟起早摸黑,做牛做馬,總是吃不飽、穿不暖,這是為什么?那些不勞動的地主糧食滿倉,金銀滿箱,這又是為什么?……這樣的社會合理不合理?”

    “不合理!不合理!”

    “要不要推翻?”

    “要推翻!”回聲震天,排山倒海。

    兩個紅軍戰士押著曾雪虎走進祠堂。這個平常威風凜凜的財主,今天低頭彎腰,站在群眾包圍之中,不得不低頭認罪:“我剝削了大家,我壓迫了大家,我有罪,求紅軍、鄉親饒我一條命!我家中的東西,任各位去拿……”

    紅軍干部說:“那些東西本來就是窮人做出來的。你若反攻倒算,死路一條!”

    散會后,貧苦農民分到了糧食、衣物,一個個喜笑顏開。

    許多青年跟著紅軍干革命去了。

    紅軍標語 在豐城坪蔭坑頭東村的一座約20長的磚墻上,至今隱約可見一條藍色的標語:“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蘇維埃政權!”據村里的老年人說,這是土地革命時期,曾山帶領的紅軍部隊寫的。

    時隔70多年,為什么還能見到標語的痕跡呢?原來,這標語的顏料,是坪蔭老百姓利用山上特有的蓼藍草做成的。這種植物生長在溝邊,很難采摘到。老百姓聽主紅軍要寫標語,都爭先恐后去幫采摘。

    在參加制作顏料的群眾中,有曾大媽收養的孤女藍妹這年16歲。曾大媽常教育藍妹:紅軍是大恩人,打土豪,分田地,讓貧苦人翻身見天日。藍妹積極參加幫助紅軍寫標語的活動。她挖打來石灰石,用水化解石灰,一雙嫩手熬得滿是血泡、雞皮疙瘩。她又爬到懸巖陡壁下的水溝旁邊去采蓼藍草。

    紅軍把石灰和蓼藍草汁調成青藍染料,用這種染料在磚墻上寫標語,顏色滲進磚內,日曬雨淋都不褪色。

    紅軍離開坑頭村后,國民黨派了三個人來清洗標語,村民誰也不幫忙。好不容易弄來梯子和水桶爬在墻上的人,累得頭暈眼花,天旋地轉,突然從梯子上掉了下來……

    反攻倒算的下場 紅軍從曾家灣撤離后,地主曾雪虎大罵紅軍是“土匪”,“搶”了他家的東西,叫囂要“報仇雪恨”。他跑到潘橋“聯保”辦事處,請來“保安隊”,進行反攻倒算。

    為了鞏固和發展紅色根據地,紅軍游擊隊決定聯絡坑頭、曾家貧苦農民積極分子,撥掉曾雪虎這個“清鄉團”釘子。

    初冬時節的一天晚上,寒風在坪蔭山林呼嘯。通往山峰的羊腸小道上,十幾個紅軍戰士緊貼山崖,向上攀援。領隊的是本村新投奔紅軍的曾大山和肖木子。

    不一會,游擊隊到了佛光寺三寶殿。曾大山小聲命令大家隱蔽在廟墻四周。肖木子爬上廟旁一棵古松樹上觀察。他看見廟門檐下一個站崗匪兵正靠著門打呼嚕,雙手緊抱著“漢陽造”步槍。

    曾大山得到情報后,從屋梁上縱身一躍,飄然落到哨兵面前,不等敵兵醒來,就叫他動彈不得。

    游擊隊員跟著曾大山,不聲不響走進廟里,匪徒們清醒一點的以為是長官查鋪來了,瞇著眼睛裝睡,睡熟了的打鼾如雷。他們哪里會想到,枕旁的槍一支一支被游擊隊繳了!

    “饒命、饒命!”

    “曾雪虎在哪?”

    一個小頭目說:“他在后面山洞里睡,我帶你們去抓。”

    曾大山命令:“肖木子,你帶兩人在這里看守,其他人跟我去抓曾雪虎!”

    曾大山說完,帶著戰友,沖出后門,直奔后山。在山洞后隱蔽、埋伏后,命令匪兵小頭目喊話:“曾大隊長,弟兄們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下令清剿曾家灣!”

    曾雪虎不作聲,這個老奸巨猾的家伙,猜到情況不妙了,從芭茅叢里睜大鷹鷂眼,對準匪兵小頭目邊開兩槍,可憐的小頭目完蛋了。

    曾大山怒火填膺,一個箭步從后面躍到曾雪虎的頭頂坡上,對洞口一槍,打中曾雪虎的右手,使他失去了還擊能力,乘機一沖而上,把這個頑固不化的家伙按住,活捉了,經過全村民眾審判,根據他血債累累的罪行,判處曾雪虎死刑。

    作者 :
    超碰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