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oigvf"><output id="oigvf"><b id="oigvf"></b></output></span>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del id="oigvf"></del></li></optgroup>
  2. <cite id="oigvf"><li id="oigvf"></li></cite>
  3.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source id="oigvf"></source></li></optgroup>
  4. <acronym id="oigvf"></acronym>

    <span id="oigvf"><blockquote id="oigvf"></blockquote></span>

    豐城解放紀實

    【信息來源:【信息時間:2014-10-28 閱讀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豐城解放紀實

    1949年2月.地下黨組織一中共豐城支部成立。

    5月21日,人民解放軍2野4兵團13軍解放豐城縣城。

    6月16日,中共豐城縣委在南昌組建。6月18日,豐城縣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初夏,暴風雨洗禮著2845平方公里的豐城大地。一望無際的水稻,鋪青疊翠,吐穗揚花,碧波翻滾,豐收在望,中國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的隆隆炮聲,震撼著豐城大地;革命者心潮澎湃,反動派心驚膽戰,勞苦人民心花怒放。

        中共地下黨豐城支部大力開展了對敵宣傳,加強了分化瓦解敵人的工作。他們用“中共江南先遣支隊”的署名,張貼解放軍《約法八章》及黨的城鄉政策、優待俘虜政策等宣傳品。他們常常通宵不眠,把宣傳品貼到村口、圩場甚至警監崗棚上,寄到頑固分子手中,國民黨特務、地方官員、惡霸地主看到了惶惶不可終日。人民群眾知道了,暗地傳頌:“共產黨的人就要過來了!”與此同時,豐城的民主黨派組織也積極協助中共地下黨做好地方頭面人物的工作,爭取和平解放豐城。

        4月21日晚,百萬雄師強渡長江,向南推進,所向披靡。駐在豐城的江西省第一行政區督察專員易毅,狗急跳墻,召開“應變會議”,妄圖撤退到豐城羅山,負隅頑抗,易毅勒索豐城縣商會理事長黃大華籌措“應變”經費兩萬銀元。剛到豐城任職不到50天的縣長梁孝琪,聽從了專員易毅的命令,準備把縣政府遷到羅山,上山為匪。

        5月上旬,江西省農工民主黨主要負責人何序東和楊佐周,化裝來到豐城杜市,匿居在口山(今屬張巷鎮)的一戶農民家中,并主持召開農工民主黨省一級會議,決定建立“江西省人民自衛軍”,在國民黨軍潰退后,解放軍來到之前,維持地方治安。會后,以朱宗福為首的農工黨豐城小組制訂了“爭取縣參議長江曼、縣自衛大隊副大隊長鄒端元、縣商會理事長黃大華三人”的方案。經過耐心勸說,這幾個頭面人物認識到:只有投向人民,立功贖罪,才是唯一的出路。

    5月1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野戰軍4兵團14軍向樟樹敵人發動攻擊,該軍41師進至豐城南部拖船附近。同日,年兵團13軍38、39兩個師在李家渡渡過撫河,向豐城北部挺進,兩軍形成對豐城縣的夾擊態勢。20日凌晨,豐城縣電話總機接到電話,人民解放軍先頭部隊已進人淘沙、袁渡、段潭等鄉。就在當天晚上,盤據在豐城縣城的國民黨桂系夏威兵團7l師3團急忙向西南撤退,企圖向株洲方向產逃到火車,抓到站長拳打腳踢,然后徒步向河西倉惶逃命,受駐扎在高安縣的師部指揮,孤守在龍霧洲、龍頭山、石上等地,企圖沿贛江西岸,阻撓人民解放軍渡江。縣長梁孝琪伙同警察局長劉紹廉,于晚上11點,帶著20多名警察士,往河西方向狼狽逃竄。準備向人民解放軍投誠的豐城自衛大隊副大隊長鄒端元,提議第一中隊的機槍朝梁、劉乘坐的渡船掃射,農工黨負責人朱宗福怕引起對岸敵軍炮轟縣城,制止了這一莽撞行為。這時,在農工民主黨和民盟的策動下,組成了以原參議長江曼為首的“江西省人民自衛軍豐城縣支隊”,維持社會治安,迎接解放軍到來。

    1949年5月21日,是個不平凡的日子。聽說人民解放軍當天就要開進豐城縣城,盼望已久的豐城居民,上午9時開始,就成百成千地涌上街頭。10點,中國人民解放2野4兵團13軍38師某團,在郭旋團長的率領下,雄糾糾氣昂昂,邁著整齊的步伐,從南門進入豐城,江曼、鄒端 元跟隨郭團長左右。興高采烈的豐城居民簇擁著這支氣宇軒昂的人民子弟兵隊伍,熱淚盈眶,看著一張張神采奕奕又黑又瘦的臉孔,一個個身著半濕半干的棉襖坦露胸膛的漢子。-雙雙沾滿泥濘的雙腳,老百姓情不自禁地高呼:解放軍同志辛苦了!歡迎的人群像滾雪球似的越來越多,人人手中高舉著小旗,歡迎的鞭爆響不絕耳,家家戶戶門梁上插上了歡迎的紅旗。街上貼滿了“歡迎解放軍進城”等標語,商店照常開門營業,行人奔走相告“解放了,豐城解放了!”解放軍某團章政委激動地說:“過江后還沒有那里像豐城這樣,不放一槍一彈,和平解放,社會這樣安定,人民這樣熱烈歡迎解放軍的。”         

    解放軍大部隊到原第一行政區專員公署舊址(沙湖旁)休息,團部扎在原縣銀行。當天下午3時,郭團長在縣銀行二樓召集各機關團體負責人60余人開座談會。郭團長簡略地談了解放軍的使命和任務,要求大家相信共產黨、相信人民解放軍,不要聽信謠言,把一切物資保管好,聽候移交。命令國民黨警察局、保警大隊兩百多名軍警人員,列河濱公園集中,繳交全部武器彈藥,鄒端元將起義的自衛大隊的400余支步槍、6支短槍08挺機槍以及全部彈藥移交給解放軍。晚上7時,解放軍駐豐代表召集各界知名人士座談,2野4兵團13軍政治部宣傳處長成壁、3.8師某團團長郭旋、師政治部宣傳科科長張國鈞等人到會。成壁對豐城人民的熱烈歡迎、豐城友黨協助維持社會治安表示感謝。郭旋對豐城縣自衛大隊全體官兵棄暗投明的勇敢行為表示贊揚。

    在解放豐城縣城的緊張的日日夜夜里,中共地下黨豐城劍池支部為解放軍解決了吃住問題。唐圩支部為了阻止敵人逃跑,將昌贛公路唐圩附近的一座橋梁破壞;使敵軍一吉普車墜于橋下,中斷交通五六個小時,為解放軍贏得了時間,給國民黨軍隊沉重打擊。贛江沿岸的人民主動擠出糧食送給解放軍,各村口要道都設立了茶水供應處。

    5月23日,解放軍駐豐城部隊按上級指示,渡過了贛江,追殲沿江逃敵,向大西南進軍。

    逃至贛江西岸以及南昌敗退的國民黨殘余部隊,分兵把守“龍頭山”、“石渡”、“龍霧洲”等贛江沿岸據點。并在潰退時,破壞沿江船只,把船沉到江底,妄圖阻撓解放軍渡贛江。21日午夜時分,解放軍潛伏在小港渡口,花了兩天時間,找到了5只船和15名船工,一切渡江準備就緒,但由于當晚驟降暴雨,贛江水位猛漲,濁浪翻滾,渡江極為困難,為了摸清敵情,解放軍先派出一個偵察小組,于22日晚上10時左右,由某部排長帶領5名戰士渡江偵察,由小港鄉北港村農民李義生、李金元各駕一只船,每船4人,從小港窯下出發,向對岸右渡前進,時逢月尾,加上烏云密布,五步以外什么也看不見,約兩點鐘到達彼岸,上岸經過兩個小時偵察,沒有發現敵人。23日凌晨4點,解放軍回到船上,離岸不到20米時,一戰士向空中發出一顆信號彈。被敵人發現,機槍子彈像雨點般射向李義生駕駛的小船。他腹部連中三槍,倒在船里(經搶救無效犧牲),兩個戰士受傷,解放軍接到偵察信號后,迅速登船出發,強渡贛江,經過短促交戰,23日上午占領了龍頭山的爵塘、暗山、羅湖、三洲和郭橋等贛江沿岸村莊,前鋒進抵嚦坑村。

       就在石渡偵察的同時,駐在大港口的解放軍某部四團也派出第l大隊11班班長候永福,帶領戰士潘得林和機槍手楊學文共3人,拂曉前向對岸劃去,船靠岸了,敵人毫無動靜,3人向胡村摸索前進,途中向一老媽媽打聽,說附近沒有國民黨的兵,候永福令楊學文趕快返回報告,自己和潘得林繼續向前偵察。在一個山上,發現了敵人,兩人機智地和敵人周旋了5個小時。牽制,了敵人,直到我后續部隊趕到。

        當時,原駐豐城的國民黨桂系夏威兵團部隊,開始有一個團,從贛江東岸退守河西沿岸。后來,敵軍增加到一個軍。他們企圖守住龍頭山、曲江、密嶺和仙姑嶺一線,把曲江鎮的店鋪民房墻壁打通,拆門窗去修筑工事。

    解放了的贛江東岸豐城老百姓,積極支援解放軍強渡贛江,各渡口準備了大量的船只。船工積極報名參戰。僅小港、石渡,就準備了大小船只100艘,每只船都編了號,并登記了船工的姓名和住址。   

    23日,解放軍駐豐部隊先后從小港、大港、龍霧洲、拖船埠各渡口,向河西進發。當天晚上至24日凌晨,向龍頭山發起總攻,國民黨軍隊向曲江鎮潰退。解放軍沖上I且頂,消滅了大批敵人,俘虜敵軍一個排,占領了龍頭山,并繼續向曲江鎮追擊,在曲江鎮附近的花園塘,擊斃國民黨軍一個團長,24日解放了曲江鎮。   

    解放豐城最激烈的戰斗發生在仙姑嶺。

    龍頭山、曲江鎮解放以后,敵軍斷續西逃,在仙姑嶺留下了3個師的兵力阻擊解放軍追擊,掩護余部向西撒退。24日5時,人民解放軍14軍所屬部隊從新建、市汊渡過贛江,穿插至豐城縣的坪湖、李家、胡家等村與13軍協力作戰,首先占領了虎口嶺,爾后繼續向前推進,以獅子山、譚家山為前線,指揮部及戰地醫院駐扎于坪湖李家。

    25日上午,解放軍以仙姑嶺為攻擊目標,實施火力偵察。這時,敵軍得到增援,集中火炮攻擊解放軍陣地。解放軍進入防御工事,傍晚,敵軍向我陣地發起攻擊。13軍、14軍主力部隊作鉗形沖擊,予敵以重創。深夜,我軍采取正面穩住敵人,向左右兩翼迂回的戰術。左翼西部的解放軍向草園、田園前進,解放了田西村,截斷了仙姑嶺敵軍的退路。左翼東部的解放軍經過郭橋、毛坊、興隆崗和坪湖,繼續向西南靠攏。敵后(北部)的解放軍占領了虎口嶺、熊家崗和貓兒嶺之后,繼續前進占領獅子山,敵人發覺被四面包圍,立即向仙姑嶺附近的制高點沙子山運動,郭旋團長及孔俊義連長,帶領1個連與敵搶占沙子山,敵軍因路短先登,搶占了山頂,居高臨下,瘋狂射擊,郭團長和孔連長以及30多名解放軍戰士壯烈犧牲。

        解放軍在貓兒嶺重新調整部署,26日上午,我軍一聲令下:“奪取沙子山!”戰士們奮勇沖殺,一舉攻占了沙子山,形成了對仙姑嶺的全面包圍。敵人龜縮在仙姑嶺,已經3天3夜了,彈盡糧絕,軍心渙散。敵軍頭目急忙向高安敵指揮部求援,駐高安敵軍速派飛機對困在山上的敵軍空投補給,還向我方陣地丟下幾顆炸彈。中共地下豐城支部成員在湖塘鄉的狀元山上,切斷了國民黨軍前線與后方高安司令部的通訊線路,盤據在仙姑嶺的敵人成了甕中之鱉。

    27日上午8時,戰斗向縱深發展。人民解放軍向國民黨軍發起全線總攻,大軍在猛烈的炮火掩護下躍出塹壕,向仙姑嶺沖鋒。一時間,沖殺聲震耳欲聾。激戰不到1小時,敵軍全線崩潰,消滅了國民黨夏威兵團的1個團,繳獲了大批武器彈藥。   

    仙姑嶺戰斗最激烈的時候,豐城贛江沿岸人民踴躍支前,數百名船工日夜參戰,把大批解放軍及其軍用物資運送過贛江,有的船工獻出了寶貴生命。許多工人、農民冒著槍林彈雨,搶送傷員和燒茶送水、當向導,對解放軍的勝利作出了有力的支援。

    國民黨軍在仙姑嶺慘敗后,向高安縣境逃跑。我軍追趕到與高安交界的圳頭(今隍城)磨子、雷王嶺,又與國民黨軍殘部交火,敵軍丟盔棄甲,拖槍而竄。

    5月底,中國人民解放軍2野4兵團13軍38、39師解放荷湖鄉、石江鄉,豐城縣只剩下羅山一塊地方沒解放。

        根據中共江西省委的決定,成立了中共豐城縣委,縣委書記王鴻業,縣長袁立忠。6月18日,中共豐城縣委召開原縣政府全體舊職人員和縣城工商界主要人員以及社會知名人士大會。袁立忠代表縣委莊嚴宣布:“豐城縣人民政府今天正式成立。”接著宣讀了解放軍的《約法八章》),解釋了黨的方針政策,希望愿意留下的人員要好好學習,努力工作,立功贖罪。布置了當時全縣的主要工作:建立政權,籌糧支前,減租減息,組織人民武裝,打垮反動勢力,為土改作準備。為了支援解放大西南和保證市場糧食的正常供應,至8月5日止,豐城縣共籌集糧食431.7萬斤,超額完成省下達籌糧390萬斤的任務。

        正當解放區人民積極籌糧的時候,盤據在羅山的國民黨殘匪,在中統特色葛慶藩策動下。組建“國防部青年救國團贛西北義勇隊第7支隊”,周文獻任“大隊長”。反革命組織一方面欺騙群眾,購買槍支,陰謀網羅一支上千人的武裝,建立反革命根據地;一面抗拒破壞人民政府籌借糧食的措尊。羅山鄉及其附近地區有300多戶群眾被其一伙搶劫勒索,近百人傷亡,百多戶外逃。

        7月下旬,有兩名解放軍戰士由崇仁來豐城,路過羅山時,被周抓住并殺害了。

        7月,人民解放軍江西省軍區派出某部466團和467團到豐城縣圍剿羅山土匪,在豐城縣人民政府和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下,8月下旬,活捉周文獻,全殲眾匪,紅旗插上了羅山頂峰,豐城全境解放。

        7.8月間,經過暴風雨洗禮的豐城大平原,水稻熟了,像金色的海洋,在陽光下翻騰……

    作者 :
    超碰成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