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oigvf"><output id="oigvf"><b id="oigvf"></b></output></span>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del id="oigvf"></del></li></optgroup>
  2. <cite id="oigvf"><li id="oigvf"></li></cite>
  3. <optgroup id="oigvf"><li id="oigvf"><source id="oigvf"></source></li></optgroup>
  4. <acronym id="oigvf"></acronym>

    <span id="oigvf"><blockquote id="oigvf"></blockquote></span>

    夏征農傳奇

    【信息來源:【信息時間:2014-10-28 閱讀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詩日:世上難逢今獨逢,吾黨先輩夏征農。半是戰土半詩人,一生革命一路功。

      話說1904年1月31日,在豐城市同田鄉夏家村一家富裕的農民家庭,降生了一名男丁。孩子的父親姓夏,名國福,其妻萬氏,這是他們家首得貴子。

      雖然孩子出生沒有什么祥瑞預兆,但是,該男孩卻成為夏家人的驕傲,他就是中國早其革命家夏征農。

      第一回  欲麟兒早成婚  難抵正和進步心

      夏國福得子后,心中歡喜不盡。為便于呼叫,忙著幫孩子起名。起什么名呢?做父親的總希望兒子以后富貴,和氣正道,有才學,于是依著夏氏輩份,起名為夏賢貴,字正和,乳名文喜。

      夏國福先后生育六個子女,三男三女,夏賢貴排名第二,卻為長子。

      夏正和漸漸長大,其父樂在心里,喜上眉頭。一到讀書年齡,就先在村里的私塾讀書,隨后又到本鄉鎮坊村里的桂林書院上學。

      正和小時非常調皮,愛運動,更愛學習。農村那時的運動就是打鍵子,一種用雄雞尾部的彩毛扎在幾個銅錢中間的玩具。正和的鍵子可彈起5~6米高,飛越村前的牌坊,無人敢予匹敵;愛學習,賢貴讀書愛動腦子,不僅記性好,能過目成誦,還能深入理解,提出的問題老師也難以解答。     

      一天,先生看到正和又在外面帶著同學們玩耍,心中窗怒,就把正和叫到教案前。一手拿著戒尺,一手指著今天剛上的課文讓他背。是有意懲罰他,看他能否背出來,背出來,就不懲罰,背不出,戒尺決不容情。正和一看先生的陣勢,知道他想拿自己出氣,用手擦了擦頭上的汗珠,靜下心來,就朗聲背書。聲音抑揚頓挫,聽得先生搖頭晃腦。背完后,先生似乎意猶未盡,又對正和說:今天也許剛學,記得住,你給我背5天前的那課。用手指給課文名給正和看,正和也一字不差地背給先生聽。

      先生心想:此子聰慧異常,記憶超群,真是可造之才。看來,這頓板子打不了。

      先生將正和遣回坐位,抬起頭對學生們說:你們要好好讀書,將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報效囂國家。

      幾天之后,先生找到夏國福說:你兒子聰明活潑,記憶超常,將來肯定大有作為,你要好好地善培養。

      培養兒子讀書,夏國福當然樂意。而且,他也有這樣的實力。從自己的父親養母豬開始,到自己手上,已有良田千畝,房屋三間,家道殷實,成為遠近聞名的富戶。

      村里的老輩人說,夏國福仗義疏財,樂善好施,從不計小錢,如果有人同他一船過河,他會把一船人的船錢都給付了;同他一桌到飯館吃飯,他也會把一桌人的飯錢給付了。逢農民受災無糧度日,他甚至會開倉放糧,在附近得了一個好名聲。1981年,夏正和考入設在南昌的新建縣立小學讀書。鄉下小孩子考入城里讀書是件了不起的事,很受村里人看重,把些個鄉下小伙羨慕得直流口水。在學校,正和國文優秀,在班里數一數二,很有名氣。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夏正和積極參加學生運動,宣傳反日、抵制日貨。

          其父聞聽正和在外面參加學生運動,思想進步,嚇得不得了。他想:兒子在外面,如何繼承祖業呢?我這千畝良田怎么辦呢?人不在身邊,管又管不到,怎么辦?思來想去,只有一個辦法,早些結婚,用女人來栓住正和的腳。

          把正和從南昌找回家,父子倆進行了一場對話。父日:正和吾兒,你也不小了,今年已是14周歲了,該成家了!

          子道:孩兒正值少年,正是長知識、長身體之際,結婚?還早呢?

          父日:你是家中長子,子承父業,家中偌大財產,需要人管理,書你也讀了,算是有文化了,有你來管,一定會發揚光大。      

      子道:我年齡還小,還不堪管理家業這個重負,我還要到外面學習去。否則,您老不是把我給害了嗎?古語:不學不成,不問不知。   

          其父聽后沉吟半晌,心中思忖,他在外面學習已經認識了許多朋友,逼急了他一走了之,那可如何是好?不如答應他依然學習,慢慢地將他拉回來,于是改變口氣說:你要讀書可以,但無論如何必須結婚。       

      聽到父親允許他到外面繼續讀書,正和深知,只有結婚才能爭取到學習的機會啊!答道:依父所論,但婚后我依然上學。

          就這樣婚后第二年,也就是1920年,其妻為夏正和生育了一個男孩,取名夏建南。這一年,夏正和可謂雙喜臨門,以第四名的成績考入南昌市心遠中學(即現在的南昌第二中學),又初為人父,已是一個孩子的父親。當然,此時的夏正和依然如饑似渴地學習知識。

          讀中學的夏正福熱愛體育,敢于和不良習氣作斗爭。一天吃中飯,一個同學發現菜里有條大毛蟲,同學們看到后都感到惡心,紛紛吐口沫。這時,夏正和拿起有大毛蟲的菜碗去找庶務主任,指著這條蟲說:這個也是人的食物嗎?要求換一個菜。可這庶務主任競蠻橫地說:吃得也要吃,吃不得也要吃,不能換!正和一聽,氣急了,拿起菜碗就往地下一摔,咣當一聲,菜碗四分五裂,菜湯四處飛濺,這下子可捅了馬蜂窩。為了維護師道尊嚴,學校召開會議,指責夏正和簡直就是土匪,竟如此對待老師,有些有成見的老師就說要開除夏,還是學監認為他國文好,書讀得不錯,才以記“二個大過”了事。事雖已過,但夏正和氣憤難平,離校而去。1925年秋天,夏正和考取了金陵大學,并開始接觸《三民主義》、《共產主義ABC))、《中國青年》等進步書籍,奮斗方向愈來愈明確。

          北伐戰爭時期的1926年10月,夏正和在南京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鮮紅的黨旗下宣過誓,他就把誓詞銘記心中,并且一生遵行不輟。直到期頤之年,有人問他,人生經歷最深刻的體會是什么?老人毫不猶豫地說:是當年的入黨誓詞“永遠跟黨,永不叛黨,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

      第二回  半是戰士半書生一行政治一行詩

          南昌“八一”起義向國民黨反動派打響了第一槍。起義就像一聲春雷,把飽受國民黨欺壓的中國人民震醒,使廣大勞苦大眾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誕生了。

          早在1927年的7月中旬,黨中央就決定在江西南昌舉行武裝起義。

          8月1日凌晨,在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同志領導下的南昌起義爆發,,南昌城的槍聲如炒豆般爆響,子彈滿天飛。夏正和根據黨組織的指示,帶領地下黨員、起義軍戰士和群眾挖戰壕、修工事、運彈藥抵御敵人的反撲,他親歷了這一偉大革命實踐行動。

          南昌起義勝利后,起義部隊按照中央“立即南下,占領廣東”的方針,決定撤出南昌,踏上南下的征途。

      夏正和也隨之轉移到上海,下半年入學復旦,并開始用征農(筆名)在《青鳥》壁報上寫雜文、小說、論文等文章。       

      1928年11月12日是涂坊村的“社火”日,來客和村民們吃過夜酒后,就開始到戲臺前去看戲。戲到中途,只見一青年學生和兩個女同學登上戲臺,那青年男子雙手一揖,朗聲說道:“鄉親們,請耽誤一下看戲的時間,我說幾句話。”臺下觀眾一陣騷動,,有人看見一個毛頭小伙到臺上停戲要說話,就說:“你是誰?你有什么資格停戲說話。”旁邊有認得他的人就說:“他是夏國福的大兒子,我們還是聽聽他說什么吧。”聽說是夏國福的兒子,觀眾都不吱聲,夏國福的富有:慈善廣為人知,紛亂的觀眾靜了下來。

          只聽夏正和在臺上慷慨激昂地演說道:農民兄弟們,我們的國家災難深重,外受帝國主義欺凌,內受蔣介石壓迫。

          最后他說:我們要打倒蔣介石及其一切剝削階級,抵御外侮,實現男女平等,人民當家作主。

          演講完后趁著月黑離開了同田,沒有來得及回家探望家中父母和妻兒。

      1929年上半年,征農母親萬氏因病去世,回家奔喪后夏征農又回到了上海。這一年因游行卻使征農陷入牢獄之災。     

      這年8月間,上海市閘北區委組織了一次游行集會。當同學們和群眾陸續到達寶山路東方圖書館附近列隊時,國民黨政府已派許多特務前來阻撓。這時,夏征農和祝秀俠正要加入游行隊伍,有兩個特務追上來,當時征農穿了件不合身的竹布長衫,頭戴草帽,而祝秀俠卻西裝革履,這樣兩個人走在一起,引起了特務的懷疑。

      特務動手抓祝秀俠,“抓我干什么?”祝說:“我是東方圖書館的職員”。特務聽是職工就把給放了。       

      放掉祝秀俠,特務轉手把征農給緊緊抓住,征農說:“我打這里路過,你為何抓我?’恃務蠻橫地吼道:“我們看到你在散傳單”,其實征農手里什么也沒有,之后被他們押到了閘北公安局。

      警察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夏征農答:我叫夏麗夫。

      由于書寫錯誤,夏雨夫變成了夏麗天。就這樣,以夏雨天之名押解到國民黨上海市公安局。在春節前,又押送到江蘇蘇州觀前街高等法院看守所。1930年初,夏征農被判10個月徒刑。

      年底征農出獄,繼續在上做黨的地下工作,在共青團中央宣傳部編雜志《海上青年》。后因團中央宣傳部長被捕,秘密交通員通知撤走,并因病與組織失去聯系。1931年9月經夏石農介紹,以夏子美的名字在廣西梧州第四高中教國言文。

      1933年6月,夏征農 回到上海。這年秋季,夏征農加入左聯,并在《春光》雜志上發表小說《十一長夫》、《春天的故事》等許多文章,夏征農一生筆耕不輟,出版《夏征農文集》、《雜家者言》、《征農詩詞選》、《征農文藝創作集》、《征農詩詞一百首》、《淙淙集》、《夏征農文選》、《琴瑟雙

      詠集》等許多著作。

          1938年,夏征農到皖南新四軍軍部l玉作,任新四軍政治部統戰部副部長兼民運部長等職。

      1941年的1月6日下午,國民黨軍隊8萬多人在皖南涇縣茂林一帶,對新四軍9000多人進行圍殲性伏擊,激戰幾晝夜后,敵人縮小了包圍圈,并有一發炮彈打中了新四軍指揮所,把作曲家任光當場炸死,在這萬分危急的情況下,葉挺軍長命令突圍。

          突圍到大坑王山窩子時,天已漸亮,當得知附近包圍新四軍的國民黨軍隊是東北軍一部時,葉軍長決定去談判。一進入敵人警戒線就被扣留。而這時附近的敵人就向他們隱蔽的山頭射來密集的子彈,在夜幕掩護下,隱蔽在此的新四軍干部戰士就分散突圍,征農也起身奔跑,奔到一座山頂時,天已漆黑,休息到大亮,才發現警衛員已不知去向,附近只有參謀處副處長張元壽以及他的警衛員,軍部偵察科副科長陳鐵軍,偵察參謀賈波女機要員周臨冰等6人。

          第二天,張元壽帶著他的警衛員先行突圍而去,剩下征農他們4人在山頭上堅持6天6夜,任憑敵人在四面叫喊勸降,在那山風呼嘯的寒冷嚴冬,憑著堅強的革命意志,靠吃野果和山泉水硬是挺了過來。輾轉1個多月,終于從涇縣到蕪湖,從南京乘火車到上海,再從上海到蘇北鹽城新四軍軍部,親歷皖南事變,歷經千辛萬苦,終于脫險回到軍部。

      第三回。樂事無如晚節香  完成最后一篇章

          新中國建立后,夏征農先在山東省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副書記、書記處書記。因莫須有罪名,于1958年從省委副書記貶為萊蕪縣城關公社書記。不管在順境還是逆境,征農都敢言、敢書,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后在上海任復旦大學黨委第一書記、上海市委書記,“文革”期間遭受迫害。     

      離休后的夏征農依然為黨為人民辛勤工作。從不計個人名利得失,只有付出。1982年1月夏征農回鄉探親,發現家鄉的教育至為落后,回滬后籌資30余萬元,在同田鄉夏家村建希望小學,為家鄉的孩子們創造良好的學習環境。

      1978年,75歲的夏征農出任《辭海》第三任主編,1979年出版發行。發行后的1981年,征農又提出10年修訂一次的建議,并形成10年修訂一次《辭海》的規定。 

      1988年6月的一個夜晚,征農正伏案工作,奮筆疾書,這時,電話鈴響了,征農放下手中活兒,拿起電話,電話的另端傳來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的聲音,他問夏征農:“為什么《康熙字典》收詞有4萬多條,《辭海》只有一萬多》”征農答道:“因為《辭海》是面向大從的普有型、實用型工具書,一些冷僻的、專業性很強的詞條就不收了,我們還準備編一部《大辭海》,供學術工作者使用,這里收詞就多了。”在他的主持下,1989年版和1999年版《辭海》相繼出版,發行量逾600萬部。

      從2002年開始,夏征農主持《大辭海》編纂工作。從75歲開始主編《辭海》,一直編到105歲,這樣連續擔任4任主編,連續編纂30年,一編編到105歲,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人啊!有詩為證:

      人生百歲亦尋常,樂事無如晚節香。

      有限余年仍足惜,完成最后一篇章。

      

      

      

      

    作者 :
    超碰成人在线视频